「小時,吃飯了」母親的聲音在樓下喊著。

「…」

過了一陣子,母親見小時沒下來,想著這孩子可能是昨天晚上在學校作實驗弄太晚,太累了。

「不過再怎麼累也是要吃個飯啊…這孩子。」

「小時,你有聽到嗎?」母親走上樓梯。

在阿時的門外,掛著阿時自己畫的作品。一個笑得很開心的男生,背景是在一片海灘,有著都市看不到的深深的藍。阿時粗曠不修小節的筆觸,畫中的男生有著鄉下的純樸,一種很淡卻很開心的感覺。每當母親問起,阿時總是不肯說。

其實母親是知道的,孩子在想些什麼,她都知道。

只是很多事情都不可說,也不知道怎麼說。

im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些事情,在發生之後是註定要失去的
正如一直線,只要失去了一個點,就只剩另一個孤單的點
可是當所有人都這麼覺得的時候
時間推翻了一切
在時間這一直線上,有人註定相交爾後分離
有人註定平行,儘管知道對方的存在,卻永遠 都不能在一起
而若時間失去了過去與未來,只剩現在
對人來說,反而是一種踏實
在沒有過去的包袱與未來的迷茫時
人在時間的這條線上
或許是種解脫
一種在內心最深處、最隱密的小房間裡
終能看到自己、接受自己的解脫

im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中,你幾點的課啊」

「喔…」阿中應了聲,身子還是懶懶地躺在床上。

「阿中…」阿紀推了推阿中。

「什麼?」

「你幾點的課啊?」阿紀又推了推阿中。

「嗯…好像第一節吧…」

意識尚未完全清醒的阿中,絲毫沒有起身的打算,將阿紀摟他的手抱得更緊。

兩個男人躺在床上,陽光從窗簾的小縫裡透出了點光。

im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人影在陽台上吹著風。
秋天的風跟其他季節的風很不一樣。春天的風吹起來總有點矯情,而夏天的風則太過於放肆,將人們鼓得蠢蠢欲動,然而冬天的風雖是刺骨,卻帶著一點痛快的殘忍。相較之下,秋天的風不帶一點情感,它只將該落下的葉子帶到它該去的地方,將人的情感帶往自己的方向。

「下一步,該怎麼走?」男人在陽台喃喃自語著。

男人的眼神落在像是一伸出手就可以觸摸到的海平線,隨著海浪起起伏伏,心情卻像是一口久未波動的井。

海,是許多人寄託的地方;而對男人來說,海是唯一能夠讓自己找回自己的地方。

「自己,究竟是什麼呢?」

「我…」

在蒼蒼風聲中,像是有個聲音。

im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