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知道嗎
你在我的夢中佔了好大的範圍

知道嗎
縫在我枕頭裡的不是棉花,而是我失眠的想念

我的房間沒有時鐘
而我的睡不著則是伴著光線襲上了床
敲打著眼窩才知道又過了一天

之後
等待鬧鐘響起
叫你起床

之後
我會再躺個十分鐘
再叫你一次

之後
我會問你要不要叫第三次
再起身收著信
看著今天的新聞

我在光線溢滿的台北
想著那個遠在彰化的溫暖胸口

傻傻地,卻喜歡捉弄人
呆呆地,卻機車地不得了

我失眠著
享受著一個人在床上的偌大空間
而房間滿潮的海水撐起我的床
在看不到星星的幽暗中
搖搖
晃晃

偶爾流下的眼淚
和房間牆上的照片
能夠讓無辜的想念多撐一段時間
使我在無眠之海中不致沈沒

你也會這樣想起我嗎
你數到的綿羊是成對的嗎

你一定睡死了吧
留我在看不到土地的房間裡
吹著因你而起的冷冷海風
打著這張求救的文章
訴說著沒有終點的失眠
創作者介紹

青春重量

im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