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個很奇怪的過程
曾經最被看好的
最被期待的

隔了一個晚上之後
卻變成最沒有意義的事情

然而
曾經幾乎快放棄的
做到自己不知道在做什麼的

隔了一個晚上之後
卻全盤重來反倒變成自己最滿意的

人生來就是不斷地在做選擇,挑選自己喜歡的,做自己想做的;但是當遇到了不是自己想做的卻一定要做,或是自己的想法跟別人不一樣時,而那個別人可能才是有決定權的那個人,這個時候我就會把自己縮小,或是把心裡的那個小小自己的眼睛"假性矇起",然後啟動"自動托管"模式,把腦袋的記憶體清空。

接下來就看別人怎麼表現啦,至少我是會先暫時休息的那個人。

有時候我會思考,這跟國小課本所講的"雅量"一不一樣
課本告訴我們,雅量就是要有度量去接受別人的觀點,不要以自己為中心;但我覺得,這種事情可能沒辦法放諸四海皆準,每個人在他不熟的領域是很有雅量的,因為我們不會在意那麼多,因為我們不熟,我們會知道應該要是讓"會的人"去做好才對;但換句話說,當我們在我們專精的領域,遭受到別人的懷疑或質疑時,我不知道別的行業怎麼樣

至少像我們設計師,是會抓狂的
在客戶那裡會"努力"不讓怒氣值滿到可以放無雙
就算滿了也要忍住,保持笑容看著眼前高談闊論的客戶

設計是種虛無、主觀、沒有標準可言的催眠
你喜歡的,別人怎麼看都看不順眼

而我們正是這種把別人催眠有購買動機的人
先分析這次要催眠的是哪些人
再分析哪種催眠法的效益比較大

只是催眠這種東西
大家的認知差異很大

因為它是無形的
就連設計師也不知道自己這次會做出倫敦大橋還是自由女神像
或者怎麼做就只是一間廁所

我們要怎麼以"概念"去說服客戶
讓客戶相信我們的"催眠"是有效果的

尤其當客戶看過幾個催眠秀之後
覺得那沒什麼困難的,不過就是催眠嘛
那才真的是惡夢的開始

每個設計師都希望自己經手過的案件都是美美的
不過總是會有幾個尷尬的、當別人問起不是顧左右而言它,就是努力撇清關係(那是我媽媽的表哥的兒子的同學做的)

其實連我自己都覺得設計是個很玄的行業
我們沒有實質的產品
我們是依附在"別人的產品"之下

別人不景氣
我們跟著不景氣

這顆樹倒了
我們這株籐蔓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不像種田、種水果那種很真實的感覺
當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了
我想設計師應該是最不被需要的行業吧(應該會活不下去吧...)

畢竟人的最基本生存條件就只是陽光、空氣、食物與水
跟你會不會設計好像真的沒什麼關係

我很懷疑現在大家都在談"設計"
說設計是未來的出路
不過台灣每年那麼多設計相關畢業生
他們都到哪裡去了咧


果然是很玄的行業

創作者介紹

青春重量

imx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